当天晚膳时分,弘历回来了。

温晚看着他进门,呆呆的捏着筷子看他。

好一会儿才起身,要行礼。

弘历拉住她,双目相对,温晚笑了起来:“方才傻了,以为看错了。”

弘历只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半响:“我先去更衣。”

李玉麻利的拿衣服伺候,温晚也不好再自己坐下吃东西,加之也吃了六分饱了,索性去东间坐着等他。

弘历很快就过来了,温晚听到所有人都退了出去,并且关了门。

“您用晚膳了么?”

“用过了。”

弘历说着,将她整个抱起来,然后自己坐下,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温晚身子紧张了一下,又慢慢放松,头抵在他肩头。

她感觉本来全身绷紧的他,也慢慢松懈下来。

就这么抱了一会儿,弘历摸了摸她的脸,低声道:“我一会儿,需得回圆明园去。”

温晚惊讶:“需得回去?”

“那您是?回来取东西?”

“果然是傻了,有什么东西,需我亲自回来取?”弘历低笑,他的脸慢慢凑近她。

“锦书传情?恩?你怎么想的?”他的唇离着她的只有一点点缝隙。

他如今极爱同她这样说话。

暧昧又缠绵。

“我想的是瑾树…传书…闲来无事,就试了试…”温晚声音娇娇的,身体本能的想往后逃,却被他拦住,动弹不得。

“哦?是么?”他依旧不紧不慢,磨着她。

“是…才不是什么传情…偏你…胡思乱想…”温晚也是嘴硬。

“我胡思乱想?”

“嗯…”温晚的回答止于喉间,他终是听不下去了,吻了上去。

弘历今天有点失控。

在她的唇上纠缠了许久后,又自她的耳后一路到了她的脖颈处,衣裳的领子藏住了她大部分的脖颈,这让他十分不满。

他伸手解开了她领口的盘扣。

温晚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颤。

弘历手顿住了。

片刻,他深深叹了口气,重新给她系了上去。

然后将她按在怀里。

“吓着你了?”他声音里都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