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氏成了格格这事儿,福晋让人通知了所有院子,包括明儿就要去幽篁里的金氏。

然后又给黄氏指了院子,内务府还没有宫女太监送来,福晋先给她指了四个丫鬟过去,伺候黄氏当天就搬了进去。

动静不小,蔚兰苑的许多自然也很快得知了,忙同打听的消息一并说与何嬷嬷。

“金格格被罚去幽篁里两日,那地儿…啧啧,冷宫怕也不过如此了,因竹子太多太密,有蛇虫爱在里头趴窝,管院子的,只在外头埋了断虫药,可里头还是有的。”许多跟何嬷嬷道。

何嬷嬷没见过,听他说的,便知左右跟冷宫差不多。

“再就是,福晋打发她的大宫女彩柳,去了趟玉锦阁,什么也没拿,像是只是去传话的,然后玉锦阁便一下午都没人走动。”

“我估摸着,不会是好事儿,不然玉锦阁不至于点心都没叫。”

“再就是爷前院的宫女,原称做禾儿,伺候过爷,今儿提了格格了,黄格格,刚搬进了后院。”

许多说完这个顿了顿,见何嬷嬷没有特别的反应,便继续道:“爷午膳在福晋那里用的,大阿哥,二阿哥都一并过去了。”

“爷现在在苏格格那里,午后去的,同黄格格搬院子的时辰倒差不多。”

正说着,外头小太监跑了进来:“许公公,何嬷嬷,爷往这里来了。”

何嬷嬷点头,同许多对视一眼,就各自忙去了。

何嬷嬷进了屋子,先同温晚说了弘历快到了。

又道弘历当众罚了金氏。

最后才是后院新提了一个格格。

“黄格格,原是爷的宫女,伺候过爷,听说有两年了,今儿才给了位分。”

所以不足为惧。

温晚点头。

黄格格?好像有点印象,好像也是个短命的?

没等她细想,弘历就进来了,温晚刚蹲下,就被拉了起来。

她低头,扯了扯弘历的衣袖:“这里皱了。”

弘历随她的动作看去,果然是皱了一点袖子,是在苏氏那里逗三阿哥时,洒了点水,他想着来这里换,便只擦了擦,一路走来,已经半干,遂皱了点。

“我先——”弘历停住了。

因为他看到温晚在试图给他扯平袖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