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院。

福晋脸色不好的坐在正厅。

下方一溜的椅子,此时皆空着的。

绿竹给她倒了杯热茶,福晋方回神。

“各处可有动静?”

“都没有异样。”

“按您的吩咐,也已经在传话下去了,每个院子都不得再出入。”

“富察格格那里的人,包括大夫,也都扣住了,全是咱们这里的人在那边。”

“福晋,可要先让那个许多,去各院认认脸?”

“先不用。”

“你让人去把每个院子都锁住,园子里的也要汇到一个院子里锁住!”

“任何人不得出入行走!”

“等爷回来再定夺!”

“是!”绿竹快步出去了。

过了一会儿又回来回话:“前院的人已经按福晋的话去做了。”

这里已经人手不够,好在前院还有点人可用。

“福晋,您心中可有眉目?”绿竹低声问。

福晋点头,又缓缓摇头。

“知道了来龙去脉。”

“有人用了一招连环计。”

“用苏氏早产,骗走了蔚兰苑的人参,然后紧跟着,富察格格命悬一线的时辰,也去讨参。蔚兰苑只有一根参,整只带去了苏氏那里。如何给的出?”

“于是富察格格不治而亡,说是因无参可用。”

“而与此同时,苏氏平安生子,根本用不到参,恰好落实了蔚兰苑见死不救。”

“蔚兰苑若不是宫人谨慎,自己带了参跑过来先来了咱们院子,又去了苏氏那里,还派了两拨人,一拨带着富察格格的人去苏氏那里讨参,另一拨去回了乌拉那拉氏的话,安排的很周全,所以才让这事儿不至于被结结实实的扣在头上去。”

“但若找不到那个小太监,这事儿就算存了疑影儿,这点儿血腥子就得在钮祜禄温晚的身上沾一辈子。”

绿竹点头,接了一句:“奴婢也细想过,那样的大雨里,被这么算计,蔚兰苑的宫人已经足够谨慎周全了。”

“这个连环计是完完全全冲着蔚兰苑去的,且是临时起意。毕竟苏氏早产,富察格格大出血,都是意外,这场大雨更是无法估算的。”福晋一叹。

“来龙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