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说福晋那里。

弘历进去后,因为打算留宿,所以直接就换了身家常绵软的衣裳,在炕上坐着了。

福晋亲手捧茶,弘历接过喝了一口。

“坐吧。”

福晋心里一突。

不等他说话,便主动道:“爷,也不知是不是天气渐热,金氏有些沉不住气,话多了些,臣妾敲打了一二,想了想,还是要罚上一罚,也能让后院都稳一稳。”

“想问问爷的意思,罚她抄经如何?总要十天半个月的。”

弘历脸色缓了缓:“福晋做主就是。”

“不过既然在你眼前都多嘴多舌,十天半月未必反省的好。”

“那就一个月罢?”福晋道。

“你做主就是。”

“富察格格如何?”

“富察格格怀着身子呢,心绪不宁也是有的…”

“原觉得她安分,这两个孩子,就让她沉不住气了,也是个眼皮子浅的。”弘历冷哼。

“她不是总头疼脑热的?那就让乌拉那拉氏照顾她的胎罢。”

福晋一惊,这是要把这个孩子给乌拉那拉氏养?

“爷…这…富察格格胎像本就不稳…”

“她心思太多,胎像如何能稳?”

福晋不能再劝了,只想着还是要提点一句富察格格,若是她想通了,孩子也不是留不住,若想不通——

她内心并不太想乌拉那拉氏得一个孩子,这样后院可能再起波澜。

“是,臣妾明白了。”

“嗯。”弘历整个人又松懈了两分。

“温晚今儿说,瞧着你十分欢喜,本来太医不让她热着,我想免了她的请安,等身子大好再来,她却不肯,可见是你的宽和纯善。”

福晋??!!

“爷这话,听着不像在夸臣妾,倒像是在敲打臣妾,要哄着捧着温晚妹妹,不然就是不够宽和纯善!”福晋委屈的别开脸。

弘历笑了:“是我说的不好。”

“温晚再如何,也不能越过你,她对你心存敬重,你待她宽和一二,你们和睦相处,我也放心不是?”

“她若不懂事,闹了你,我也不会饶她!”弘历好歹补了一句。

怎么不饶?

能随手就把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