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低劣程度,从她的母亲身上就能窥见一二。所以她不会爱上任何人,不用担心。

傅闻璟,他自然也不会忘。

“我们家缺你吃,还是缺你喝?原淮不够,还有个傅闻璟。你别忘了,在别人眼里你是傅家的女儿。”

他们这些人家,最在乎脸面体面。

就算嚣张如他,也不想自己家变成别人口中茶余饭后的笑话。他简直不敢想象,这些事情传出去影响会有多大。

更重要的是,傅骄接受不了自己敬仰的兄长与对方搅和在一起。

她除了一张脸,一无是处。

这样的人,显然不适合傅家未来的掌权者。他愤怒,不可置信,甚至在这刻觉得自己的兄长疯了。

除此之外,傅骄也是难得善良一次。在说完那些警告的话就,他又将视线移来。这次他的脸上除了愤怒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忍,他看着视线里的白裙女孩残忍道:“欲珠,你太天真了。”

“你以为他们真的爱你吗?”

“想想那些在宴会上跟在男人身后的漂亮年轻女人,你觉得她们会成功吗?”

“你应该听过其他人暗地里是怎么叫她们,二-奶,外面养的小情人,狐狸精。”

“这是什么好词吗?”他的愤怒堆积到顶点,根本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抚平。当然傅骄也不觉得,自己这些话会起到什么作用。

毕竟是骨子里的劣质,根烂了,不管怎么养,精心呵护也达不到改变品种的地步。

那眼神里的厌恶嫌弃,像一根根针扎进欲珠心底。那侮辱性极强的言语,狂轰滥炸般向她袭来。

站在角落里,女孩脸色苍白到极点。

再傻再蠢,再不明所以,也该从他那些话中知道是在警告她。警告她不许靠近原淮,靠近那些男人。

他觉得她引-诱了他们。

没有她没做,她和他们甚至都不熟。她不喜欢原淮,是他主动来找她。

她没有勾-引傅闻璟,更没有想抢走顾琳的男朋友。她想开口,想解释,想要反驳。

想为自己争辩一二。

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,嗓间的干涩,心底的不可置信,让她在这时突然失语。

唇张了又张,吐不出一个字。

章节目录